观点-1默契促成重庆超市开张 求生欲面前都得让步

29 9月 by admin

观点-1默契促成重庆超市开张 求生欲面前都得让步

观点:1默契促成重庆超市开张 求生欲面前都得让步
稿件来源: 欧洲金靴 贝克足球  昨日,重庆当代足球俱乐部官方宣布,核心外援阿德里安租借加盟至广州富力。  阿德里安也没有参加球队27日赛前的最后一练,他后期将直接与广州富力汇合,处理租借合同的相关事宜。  同在昨晚,没有阿德里安的重庆1比0战胜了全华班的上海上港,这种“心照不宣”的比赛也让双方“各取所需”:上港锻炼了本土球员,重庆则凭借到手的3分避开了A组第一广州恒大淘宝,与江苏苏宁会师。  中超联赛第一阶段,重庆全队上下一心完成了赛季之初定下的前四的目标。而在球队提前完成保级之后,多家俱乐部均有意租借重庆当代的外援。  最终,失去了扎哈维的广州富力抢先拿下阿德里安。对此,重庆俱乐部也在微博中进行了说明:“考虑到下阶段球队的持续发展、年轻队员培养等需要,球员阿德里安将租借到广州富力足球俱乐部至本赛季结束。”  这是很有意思的解释。  1。  据悉,除广州富力外,其他多支进入保级组的中超球队也在向坐拥诸多强力外援的重庆俱乐部积极问价,商讨其余外援租借的可能性。  “富力下手可真快。”有知情人感叹道。  知情人所知的“情”,很显然是重庆俱乐部目前在圈内向外界释放的关于俱乐部就淘汰赛阶段战略规划的部署——之于重庆队来说,本赛季剩余的争冠组比赛其最大的意义绝非是遥不可及的奖杯,而是迅速将小组赛的成绩“变现”,以满足生存需要。  针对重庆阵中这些强有力的外援,大连赛区的太多保级队伍实在是嗷嗷待哺的垂涎状态。而同时,这些球队谋求向重庆队索援而付出的转会费,又恰恰是重庆急需的生存物资。  一种默契就这样达成,促成了“重庆超市”的开张。在生存面前,职业与否已经成了其次。  转会窗口将在9月30日关闭,因此各支保级组俱乐部仍然拥有在转会市场操作引援的空间。  在今年的比赛中,重庆当代的外援发挥稳定,在联赛和足协杯的赛场上,5外援合力总共打进19粒进球。  其中前锋卡尔德克是队内的射手王,9场比赛打进了7粒进球,阿德里安拿到了6球5助攻的成绩单,费尔南迪尼奥则是打进3球,西里诺也有2球入账,马尔西尼奥也在足协杯的赛场上收获1粒进球。  正由于重庆当代的外援在比赛场上优异的表现,他们也吸引到了其他球队的关注,成为了部分球队想要租借的对象。  对于重庆当代来说,尽管球队已无保级之忧,不少俱乐部也对球队的外援有想法,但球队上下对于第二阶段依然透露出想要拿到更好成绩的愿望,不会放弃追求更好的成绩。  2。  以广州富力为例,在扎哈维和萨巴先后离开后,球队已经剩下雷纳迪尼奥、登贝莱、托西奇三名外援,租借到阿德里安可以在之后的保级路上增添一些砝码。  对于重庆当代,由于众多周知的原因,在今年新冠肺炎的疫情之下,重庆当代足球俱乐部背后的当代集团作为武汉企业也此次疫情中被影响。  因此,在已经确认保级的前提下,短期外租球员能够帮助俱乐部减轻运营压力。  另一方面,重庆当代的年轻球员也将有更多机会登场比赛。此次球队来到苏州赛区的队伍中就有两名00后球员,并且在足协杯的比赛中都完成了登场,这也能够看得出俱乐部有意培养年轻人的方针战略。  其实从足协赛季初提出的限薪到疫情期间各俱乐部自发的“降薪”来看,减轻俱乐部运营负担已经成为了众多俱乐部的共识。  今年的转会市场上也鲜有天价外援,此外放走天价薪水的外援也是部分俱乐部改变运营策略的一种方式。  如此看来,今年的联赛是特殊的一年,而中超金元足球的模式或许也会就此暂缓。  可以预见的是,更为严格的“薪资帽”将会在今年中超联赛结束之后推出。如果再不在今年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全面控制和压缩俱乐部的运营成本、特别是进一步降低薪水标准,职业联赛“崩盘”并非危言耸听,因为中甲俱乐部、中乙俱乐部的现状更令人忧心。  今年在政策与疫情的双重打击之下,格外寒冷的冬天里,外援政策放开之后各队根本没有大幅更换外援或者积极抢购,反而只采取了简单修补的做法。  八冠王广州恒大一直在处理归化球员,没有买入任何新外援,还把大负担J马清理出去,这一次不再是租借而是自由转会——这笔交易恒大血亏。  上港、鲁能、国安等6支球队只引进了1名新外援,没有更换其他外援,甚至比埃拉、雷鸟和多拉多只是租借回归;而苏宁买来瓦卡索之余,送走的韩国中后卫洪正好其实去年已经离队,今年只是自由转会而已。  如此多的土豪没有大手笔,导致今年中超只有20名外援加盟、12人离开,还是在青岛黄海、石家庄永昌两支升班马必须要调整外援的情况下。转入转出人数都创了近几年新低,甚至只是2017赛季的一半。  3。  球市寒冷,这里也有一些特殊情况,如广州恒大的阿兰、高拉特、野牛等人如今已经全部算成归化球员,不再算外援人数;同时,天津天海、青岛黄海两支球队遭遇了引援问题,外援引进缓慢,青岛黄海压哨才完成签约,天津天海则烟消云散。  外援交易人数不光少,也毫无星味,上海上港花费546万欧元引进的洛佩斯已是标王,他的价格甚至不到前标王奥斯卡的十分之一。  大连花费1000万欧元买来两大外援已是今年在外援方面投入最大的球队。  今季外援成交金额的大幅下滑受到政策、疫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成交价格比较多的只有洛佩斯、瓦卡索等8名外援,剩下的像申花的姆比亚、石家庄的罗穆洛、重庆的西里诺等人均为免费加盟。  即使还有少数几个外援没有公布转会价格,但今年中超球队引援总金额也不会超过4000万,累计价格跟那些身价昂贵的超级外援相比,根本排不进前5。  再从市场档次来看,本赛季中超从欧洲五大联赛直接引进的外援,凤毛麟角。只有卓尔的卡里索和苏宁的瓦卡索,此前来自西甲。  来自荷甲、瑞超、土超、K联赛、美国大联盟的球员占据了大多数。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来自东欧的后卫重新在中超走红,这似乎是很多年前草根时期中国联赛的光景,如今竟然重现。  比如华夏幸福的梅米塞维奇、鲁能的卡达尔、黄海的武科维奇,都是来自东欧国家的后卫,这些后卫的共同特点就是物美价廉,各队更多考虑了性价比。  同时,中超各队在这个休赛期补充的几乎都是球队的第五外援,也没打算靠这些外援来让球队实力有质的提升,加上有新政的限制,更多选择屌丝外援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4。  去年的2019赛季,重庆拿到联赛第十,这个排名不算坏,但距球队内部想要达成的目标还是有相当差距。  去年联赛上半程,重庆曾取得了历史最佳排名和最高积分,完全有机会打破此前排名纪录,但下半程却突然状态下滑,最后更是来了一波三连败,5轮比赛仅收获1粒进球。  原因很简单,没什么藏着掖着的:欠薪。  之前的2018赛季,重庆遭遇了回到中超后最大的保级危机,直到最后一轮才凭借胜负关系上岸。那个时候为了刺激球队完成保级目标,蒋立章开出了高达千万的赢球奖。  不过,赛季结束后,这些奖金并没有及时发到队员和俱乐部工作人员手中。  去年五月,蒋立章竟然又一次因为奖金未发的问题,引起球队不满。  费尔南多等外援当时更是因此拒绝训练,后来在该月,俱乐部向一线队队员紧急兑现了2018年保级的赢球奖,但一线队和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奖金到赛季末都未发。  去年夏窗时,蒋立章卖了进攻核心费尔南多和中场大将彭欣力,这一度招致主教练小克鲁伊夫不满。  克帅在多个场合接受公开采访时都有意无意提及此事,到了最后一轮比赛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克帅还在说这两笔转会给球队带来的负面影响,可见他因此事对蒋立章团队是多么耿耿于怀。  不过从经营角度,去年夏天卖掉小摩托和彭欣力,对蒋老板而言似乎也是必然之举、无奈之举。  俱乐部此前遇到的奖金问题已给蒋立章上了一课,在球队排名和综合实力趋于稳定的情况下,卖掉两个人似乎不会对球队整体伤筋动骨。  事实上球队也迅速找到了替代者,签下马尔基尼奥、同时租借罗森文,除了马尔基尼奥需要与球队磨合外,罗森文的表现基本让人满意。  费尔南多的转会费由于涉及恒大俱乐部的无血缘归化,在一亿人民币以上;彭欣力的转会费在周军的主导下也在四千万左右,这对于蒋立章来讲算得上是划算的买卖。  不过好景不长,俱乐部在去年下半年又遇到资金问题。  联赛最后一个间歇期里,看似风平浪静的备战,其实内部暗流涌动。当时,重庆和佳兆业打了一场热身赛,最终2比2战平,而在这场比赛前,球队经历了一个小罢训……  资金问题,又被摆上了台面。  最后一个间歇期结束后,球队浑浑噩噩三连败,明显能够感觉出整体状态下滑,从跑动和场均数据上来看,与上半程相比判若两队。连续五六场赢球奖未到账,10月开始,队员的工资卡也变得安静。  5。  应该来说,从上赛季结束后,蒋立章和双刃剑就已经在俱乐部、乃至重庆足球圈的各界,均失去了信任和支持。  除了重庆俱乐部,蒋立章在全球的体育投资也相继遭到挫折。  今年2月4日, 对帕尔马俱乐部持股的联合财团宣布,在新一轮的俱乐部增资过后,他们将俱乐部的股权从60%提升到了99%,原本持有三成股份的蒋立章因为没有履行增资义务被判定出局。  至此,蒋立章已经彻底退出帕尔马俱乐部。  同样是在2月,当代明诚就将其子公司双刃剑的董事长和总裁的人员进行了变更,董事长和总裁分别由当代明诚集团副总裁高维和新英体育副总裁朱轶来兼任——蒋立章团队彻底出局。  去年年底,双刃剑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早就由蒋立章变成高维,蒋立章从今年年初开始也没有出现在当代明诚的董事会名单中。  消息显示,双刃剑已与蒋立章没有关系,与帕尔马产生纠纷的Link International Sports所属的厚璞集团才是如今蒋立章的新阵地。  去除了蒋立章元素的当代集团将会如何运营重庆俱乐部,尤其是在足坛整体限薪、限制投资的情况下,“当代时代”的重庆队能否实现“换个活法”,均有待观察。  就在今年5月11日,当代明诚文化体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官方公告:公司拟申请将证券简称由“当代明诚”变更为“当代文体”,公司股票代码“600136”不变。  公告称,这是“为了体现公司所属的行业和实际经营业务的特性,提高公司品牌辨识度,提升公司品牌形象,并与公司名称‘武汉当代明诚文化体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相匹配。”  根据当代明诚2019年的年度报告,公司营业收入为17.82亿元,同比减少33.2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5亿元,同比减少40.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5.09亿元,去年同期则为净利润1.48亿元。  经营压力可见一斑,尤其在今年的疫情冲击下,足球实为一件奢侈物。  跋。  靠这样的方式谋求生存,付出的代价是极度清晰的:在一个伪职业的、只能依靠母司单线输血而让俱乐部存活的联赛生态里,如此求生行为无疑是再一次暴露了中国职业足球的脆弱性,以及俱乐部自身在经济重压下的伦理失衡。  但是在求生欲面前,也许一切都得让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